洛天看起来有一点无奈,“思韵,她马上就不是了。\Www、Qb5、COМ/”

“哦,对。”思韵想起来什么扭过头来,“别急着说解除婚约。”

洛天想想,颇为犹豫的问,“什么时候说。”

思韵摇摇头,这孩子太没慧根。

洛天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思韵的表情然后对对手指低着头自己琢磨,联系一下前因,联系一下后果,“我知道了。”

思韵点点头,还有一点。

思韵接着看书,房间里暖气蛮足,思韵有点想睡觉了,小脸红红。

洛天还是这么有点小心翼翼的伪装看书然后看思韵,小孩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羞涩了。

思韵把围巾解下来叠好放在洛天大腿上,躺下去,然后说:“别翘。”

不说还罢,思韵这么一躺洛天本来就紧张,思韵的香气儿全往鼻子前头飘,再一说思想啊血啊全涌到那一点上去了。

呼啦,翘了起来。

洛天咬了下嘴唇。

讨厌那洛天!

忽然就有个什么东西顶到头了,多难受啊。

思韵坐起来看着洛天,洛天什么也没说直接把思韵抱在怀里,好吧,思韵自己找找舒服的姿势蹭蹭睡过去。

睡得极快。

洛天忧郁的看着下面翘起的那根,唔,这算什么,美人在怀不敢沾。

思韵这一觉觉睡的香甜,一醒过来就看见洛天瞅着自己俩眼溜圆。

能不圆么,眼睛都不舍得眨了。

洛天自己知道,思韵已经是很长时间没对他有什么真实的表情了,笑不是真实笑,哭,思韵哭…咳。

可是思韵就这么在自己的怀里睡着了。

很安静,很美好。

脸上的表情很纯真,带着一点淡淡的笑意——这只是洛天的错觉,但是思韵睡着的时候真的就是一个纯洁的天使,一尘不染。

思韵睡着的表情很样和,但是思韵正在做一个算不上祥和的梦。

可能是今天刘家唯成紫樱这些人物在脑海中进进出出的太频繁,思韵这么一梦就梦到前世去了。

这是个稀罕事儿,思韵自从成了思韵就没有梦见过以前,不是什么好事儿也没什么好回想的,可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刘家唯啊kiki啊这些脸就入梦来了,依然不是好事儿,把那些乌七八糟的回顾了一遍,然后看着自己在浴缸里面割腕,一片血红。

梦的这么悲惨所以洛天看见思韵的脸上有笑容确实只是错觉。

思韵一睁眼发现自己是悄无声息的冒了一身冷汗,然后对上了洛天圆溜溜的眼。

没人喜欢做恶梦,思韵也不喜欢,刚才那个完全可以归在恶梦里面,所以思韵不怎么开心,再一想居然在洛天的怀里做

恶梦,这洛天的八字什么也太不靠谱了。

可是……醒过来看见洛天傻乎乎的样子……感觉居然还不坏…

思韵有点矛盾,还有点冷,刚才的冷汗嗖嗖。

罢了,不想了,热热身好了。

思韵勾住洛天的脖子。

洛天咬住了多天没沾过的美好。

期未考试飘飘忽忽的来了。

小思韵眉开眼笑,她喜欢这玩意,小思韵想证明自己是个好学生真是好久了。

这两天思韵学习的劲头很足,洛天他们看着然后很犹豫的问思韵考试的时候需不需要帮助来取得好成绩,这迅速的惹怒了思韵然后转头谁也不理,在几个人莫名其妙中安安静静考完期未考试,自己琢磨琢磨感觉考得不错,然后又细细的想了一下,狗狗都放出去了,食儿也都备好了,补给也跟上了,没什么可操心的了,这就高高兴兴拉着思寒的手手飞美国了,这一系列动作快的惊人,等几坨反映过来思韵已经不在国内了。

回家过年是很传统的行为,连西化严重的思韵妈也把家里整的很有了点年味,思韵很喜欢,于是窝在家里怎么也不想动弹。

思韵回家最高兴的莫过于思远,他是有多想念思韵啊!

他多久没见过思韵了!

嗷!

打个电话也不过是思寒在扯淡,思韵接了电话哼几声就表示自己说过话了,急死想死思远了!

晚上思韵懒洋洋的吃过饭爬回房间,思寒跟着,思远想想也跟着去了。

思韵不过是躲在房间里面看电影,思寒说你也看么。

思远皱皱眉头也坐在了思韵的身边。

电影很无聊,无聊到自己把它挑出来的思韵看着看着都睡着了,倒在思寒肩膀上一会儿醒了过来,倒在思远肩膀上一会儿,醒过来,电影结束了,思韵睡了大半场。

然后思韵从前面的茶几上摸了片饼干啃啃,皱皱眉说,“我似乎怀孕了。”

这整天的不是睡就是吃,睡也睡不够,吃也吃不够。

有时候想吐,不过不算严重……那个也晚了。

这个电影思韵自己很喜欢,可就是这样思韵都睡了过去,思韵觉得也差不多确定了。

思韵摸摸小腹。

思韵自己淡定的很,这对于思寒和思远可就石破天惊了。

怎么……怎么就怀孕了!

思寒是觉得思韵最近好像是哪不对…嗷,他又没怀过怎么知道这是妊娠反应。

思远压根就没觉得思韵不对。

可是思韵怀孕了。

两个人僵僵的坐了会儿,同时伸出了手放在了思韵的小腹上。

还很平坦,完全

没有感觉……”确定了么?”思寒小心翼翼的问。

思韵摇摇头。

思远此时的感觉比较难名,思韵怀孕了……可是这不是他的孩子……

思寒的小心翼翼的看着思韵的小腹许久,忽的绽放了一个微笑,“是我们的孩子么?”

思韵摸摸小腹,想想,“不是。”声音很轻却很坚定。

思寒的笑容沉寂了下来。

思韵在心里琢磨,洛天……容晓峰……都有可能……不是尹路泽……尹路泽没进去……也不是思寒的……就是能感觉不是……不知道为什么……

思韵这么坐着,却没露出什么表情。

看的思寒和思远都有些忐忑。

思远清清嗓子,有些艰难的说,“明天还是检查一下吧。”

“恩……”思韵点点头,“好了我要睡了,你们出去吧。”把两个人赶出房间,自己爬到床上蜷着。

无责任番外之红楼韵2

当下且不说薛蟠的案子,薛家姨妈这是带了女儿名唉洛钗的进的京来,这薛洛钗生得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家中又是皇商,学识又极好,所以过了征采,这是来京城应选的。

这洛姑娘深得贾母喜爱,贾母命人收拾了梨香院,只说让薛姨妈母女放心住下候选便是。

洛钗为人极是敦厚,很快就博得了众人的一致称赞,哪怕是黛韵也颇为喜她。

而这洛钗见了黛韵居然是没什么隔阂的很快打成一片,不过两日便是洛姐姐长,洛姐姐短了。

只是洛钗听此面上神情有几分怪异,对黛韵道:“只唤我…洛钗便好。”

黛韵虽不甚解,倒也没硬循着礼法称姐姐,便也就以名相称了,只这洛钗称呼黛韵也为韵儿。

黛韵闻此言心中尚是惆怅了些,怎的我的身量是如此小么,怎么都唤我韵儿。

这般年纪的女子对于形容都重视了起来,只见得洛钗生的胸乳饱满腰肢纤细,黛韵便也有些憧憬和洛钗一样。

许是眼神看得太热切了些,洛钗有些犹豫的问黛韵可是喜欢她的身型,黛韵羞红了脸点点头,洛钗便是一声长叹,“韵儿,我也恨不能这幅身子生在你身上,看如今你还是这般纤细,我也有不忍,而且这般的胸乳我也不想要它,倒是有个男子般的平胸才是好。”

这般惊世骇俗的话一说,惊着了黛韵。

恰好此时玉泽推门而进却是正好听见了洛钗那最后一句,便笑着道:“洛姐姐可是想要我的胸?”

这可恼了洛钗责备他没大没小,黛韵脸红红的想,这一男一女讨论胸乳,实实是太败坏了。

这边玉泽语意并不诚恳的道了歉,那边便传老爷来问功课,玉泽皱眉暗暗的说了句什么,洛钗倒是笑了下说这功名于世间男儿是极重要的,不可荒废,玉泽仍是皱了眉隐约说句站着说话不腰疼,黛韵仍是未听太懂,但是有些理解玉泽,便打了圆场到玉泽哥哥若是不喜,强说了也没得大用,还是看玉泽哥哥自己的好,说的玉泽很是喜欢,眼里挂着抹笑,洛钗倒是暗皱了眉。

玉泽的父亲便是贾母的小儿子黛韵的二舅舅贾诚,本来是没承祖上爵位,皇上额外开恩给赐了功名当朝为官。

对于这二舅舅黛韵不甚熟悉,只知道似是夫妻感情不和,也隐约听过什么二舅舅在家说过皇帝不厚道,这般大逆不道的话黛韵可是不敢记下,只听听便过。

这边黛韵玉泽洛钗一并来了书房,二舅舅贾诚正在圈椅中坐着,看到黛韵和洛钗便笑笑,“韵儿和钗儿都来了啊。”

三人行过礼便坐在一旁。

贾诚看起来心情甚佳,这边未拿书便开始考教玉泽的学业,这可苦了玉泽,十有六七是答不上的,贾城这才摆正了脸教训,把为父的字音咬的极重,语意甚是恳切。

可黛韵总觉得.…是有无事生事之感,不敢编排长辈,黛韵轻打自己一下。

今日本是休沐的日子,大小官员都放假回家沐浴更衣。

这边儿却突然来了老太太的人,说老太太让老爷和公子还有两位小姐一并到上房去,为的什么确是没说。

这边贾城和玉泽黛韵洛钗急急的的往上房而去。

一掀开帘子,贾城一惊,“皇上,王爷。”怎的来微服私访了。

那坐在上座的男人摆了摆手,“不必多礼了贾城,联不过是来随意转转。”

黛韵一下子有些心惊!毫无准备就见到了圣颜!

先皇育有二子,当今圣上便是大皇子,单名一个远字,而小皇子便是当朝北寒王,单名一个寒。

黛韵一直未敢抬头,贾母却道,“玉泽,洛丫头,林丫头,还不快来行礼。”

这当下皇上倒未曾说了免礼的话,洛钗和黛韵只得跪下,口称民女道了圣安,玉泽也跪下请了安。

有些说不清的,黛韵倒是能觉得皇上此时心情很不错。

“林小姐,我们倒是又见面了呢。”一闻此言,黛韵的脸有些白,这不是那日来外祖家时的登徒子么?

“王爷。”黛韵又是行礼,这北寒王急急的虚扶了下,倒是没让黛韵行实了礼,然后笑道:“那日小姐进京我的马不慎惊了小姐的轿子,因此给小姐陪了不是护送了小姐进府。”

怎的都没听黛韵提起过!贾母急急的说到怎能劳烦了王爷。

几人便都落了座,这此时心慌意乱都散了去,黛韵也平静了下来,其实二舅舅倒也是没错的,这皇上到也没甚的可怕——只是皇上怎么总是盯着自己呢。

这边的贾母已经作了介绍,说一个是外孙女儿黛韵,一个是薛家的女儿洛钗,此次进京是待选的,皇上听得不住点头,然后夸老太君教孙有方,说玉泽此时已是气度不凡,很有希望成为国之又一栋梁,贾城连称皇上过誉,孽子学艺不精,有愧于皇上抬爱。

皇帝摆摆手说贾爱卿如此良臣儿子当是也不差,倒是让老太君笑开了花。

时近晌午,皇上没有应了老太君的留饭,却是露了副有些急色的样子,说一见薛洛钗心中颇喜,有意直接将洛钗带入宫去,洛钗大惊,黛韵大惊,闻讯而来的薛姨妈怎敢拒绝满心欢喜的为女儿收拾了东西送去宫中,洛钗眼中含泪拜别了母亲姐妹,黛韵一想到几日间姐妹情深而洛钗此去皇宫怕是又不甚安稳,也嘤嘤的哭了起来。

可是圣意难为,皇上携洛钗离去,北寒王带着笑意对黛韵道还会来看她,这却又惊了黛韵。

玉泽道莫太伤悲,以后是有机会进宫去探望洛钗的,黛韵这点点头止了啼。

这洛钗走了,黛韵颇感了阵伤感,本来玉泽哥哥还总是来找她,可最近似是总被皇上诏如宫中,也没得时间来陪自己。

可巧,老太君的内孙女史湘言来了贾府,因其性格直爽,倒是很快的与黛韵好了起来。

贾城的大女儿名唤容春,早些时候通过选秀入宫,现在已经是容贵妃,身份极是显赫,皇帝近日特赏了容妃回贾府省亲。

这贾府众人迅速的准备了起来,特特是盖了大观园来做省亲的别墅,这一番排场一路到了容妃省亲之日。

正月初八,整个贾府都在为容妃省亲忙碌。

这一番景象便是黛韵看了也大感奢侈,话说这容妃在家时便就与玉泽关系最好,怜爱玉泽甚于其他兄弟,游览了大观园就速速命人去请了玉泽黛韵和湘言来。一番作诗嬉戏,对太君道与黛韵相言甚感投缘,欲携二人一道回宫,留她们几日,这岂有不应之理,皇上此时命人来传了旨,命玉泽一道进宫。

所以容妃摆驾回宫,黛韵湘言和玉泽随行。

黛韵此时大感好奇,却又小心翼翼,这皇宫可是个吃人的地方!一步也不敢行差踏错!

最新全本:、、、、、、、、、、